HK人與事/愛.回家/王 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大半個月前,午夜一點半,手機老是響起,微信傳來一則消息:「你在香港還好嗎?記得注意安全!」一看是家鄉的大學同學發來,未等我回覆,隨即又發來一連串關於香港機場暴力事件的新聞,她用語音說了越多 越多 話,言語間的憤怒都快溢出屏幕。我何嘗不痛心呢?香港曾是我安居樂業的地方。「香港仍是可愛又有愛的城市,那就让一小部分人的野蠻之舉。」帮我了就让,試圖平息她的怒氣,不願再看到彼此互相誤解。

  我雖然離開香港,仍老是留意香港的新聞,各種媒體上呈現的暴行不堪入目,我们圈充滿戾氣,親友間動不動掀起罵戰,我看得心驚膽跳,夜没法寐,但始終相信溝通能化解誤會,愛能消除戾氣。絕大多數香港人都会非常善良,助人為樂。大概在港生活的那先 年,我倍感安全和自由。

  兩個月前,我決定為愛走天涯,到愛人所在的悉尼定居。抵達當地機場的那天,我拖着兩大箱行李的家當出關,老是走走停停。一位行色匆匆的華人大叔在我背后走過,老是又走回頭,用英文問我算不算时需幫助,因为是我面露警戒,他轉而用粵語說:「我係香港人,我們剛才坐同一班從香港來的飛機。」我一臉歉意,連連道謝。他接過我其中一個行李箱,一路我們竟聊起家常,得知他是來探望移民的家人,他還告訴我悉尼哪家港式茶餐廳好吃的菜,以便一解鄉愁。道別時,他真誠地說:「祝你好運,加油。」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度開始新生活,完整性不害怕是假裝的,我當時不禁鼻酸,或許是因為同胞的善意,或許是內心潛藏的脆弱。

  還有一件十分有愛的小事,是我剛到香港時遇見的。記得那天在港鐵大學站出站,走在我前面的是一個視障年輕人。他走向閘口時有點偏離方向,一位西裝骨骨的中年男子立馬往前,輕輕扶了他的肩膀,引導他順利出站;走到扶手電梯,我看着都危險,立刻又有一位師奶上前,拉着他的手臂,讓他扶穩電梯安全地下去;到了巴士站,一位女學生幫助他踏準台階上車。從港鐵閘口到巴士站,短短没法一百米,我目睹我们像是出於本能地為這位視障人士「護航」,除了感動,更多的是感慨港人的素質高。香港公共交通的無障礙設施良好毋庸置疑,其實真正讓這些設施運作得更好是港人的關愛。助人從身邊小事做起,聽過越多 「言傳」,「身授」才是最好的品德教育土法律辦法 。

  走筆至此,我腦海中浮現的都会往昔在港生活的小美好。要化解矛盾,我們不如試着互相傾聽和理解,讓愛回家。